倾尽天下,怎敌你眉央的朱砂

提笔浅笑,画锦绣婵娟,据江为山,携美思人,凝字为爱,执笔传情,新墨未干,又染旧绪,情定三生石上,一念天长,一念爱殇。若相濡以沫,终究是相忘于江湖,得了天下又如何?此生红尘,无你何欢?倾尽天下,也不及你眉间的朱砂。  ——写给2013.5.20  已是昨日,整理...

青山含笑, 笔笔凌空

一片冰心:  一只孤雁不饮啄四处飞染念同伙  可怜内心藏执著奔向浮云声泣啜  命弱心强吃苦多哀戚煎熬日子过  未见知音病体落不能承受空皮骨  夕阳很美,而影子更妙不可言!每当我努力拥有气息时,我的双眸挂满晶莹的曲折。你是我生命里唯一的影子,你是我梦里漂泊的传说...

小镇之恋

除夕的鞭炮声刚刚落下,清风中的寒意半分未减,田里的紫云英早已扮作美丽娇娘。皖河边,芦苇絮粘连在枯草上,留恋不肯离去。长长的垂柳丝上,鹅黄的小生命呼之欲出。俊拨着竹排,荡进皖河里,寂静的河面上,只剩阳光来过的痕迹,一条透明的斑纹小鱼停在河底的沙面上,任由俊拨弄着...

我村里的那个姑娘

姑娘89年,今年23岁,说起来我们这两年都很少见面,聊天工具上也很少聊天,只知道她也在外地上班,其它状况就一无所知了。    这次国庆回家,在老家遇到她,在家门口的时候,很远就听到了她的说话声,我就走过去和她话了下家常,却惊讶的发现她已经有了4个月的身孕,之前...

尘世爱情

他和她青梅竹马,在同一个村子里长大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也培养了一对相亲相爱的真心恋人。终于有一天,他和她相依相偎于村头的那棵老黄桷树下,订下了一生相守的誓言。    1960年。有情人终成眷属。家人和众乡亲为这对恋人,举办了一场热热闹闹的婚礼。23岁的他,英俊...

最彻底的爱情 ——读《西藏生死恋》有感

西藏,我一直神往的地方。所以一直很钟爱《西藏,请别为我哭泣》、《藏婚》、《玛尼石上》、《红河谷》等描写西藏的书籍和电影。    在书店淘到了羽芊的力作《西藏生死恋》(原名《大藏北》,一口气读完,惊叹这是一本好书!这是一个关于“现世最忠贞”的一个好男人的当代最浪...

刹那过后,世界只是回忆的沙漏

一。  苏沫雪一直认为她和米饭之间存在着一种默契,一种不用约定都能默守成规的默契。  就连分手多年以后,这种默契依然完好的保持着。不然,他们怎么可能在同一个圈子里共处多年而彼此相安无事,至此都没有人发现任何端倪。  然而,有生之年狭路相逢,终不可幸免。一阵沉默...

窗外,那一份寂寞

 【一】  我不是偷窥狂,我却喜欢每天透过这扇窗子,看着对面,楼下发生的那些小故事。  一个安静的房间,一张简朴的书桌,一台电脑,一扇由一页厚实的窗帘紧紧封闭的窗。窗外,一桩桩琐碎的小故事,一个个形态各异的小市民,便是我的整个生活。  自从五年前,因为车祸我...

希望 失望

我总在希望,我总在失望。  有时候天空晴朗,内心却冰冷;有时候下起雨,却欣喜异常。其实,我常常,不知道自己是谁。我呆在一个不会落雪的城市里。有时会看见灰色的天空,有些风,像下雪的样子。  我以为,只要有愿望就一定会实现。  可是我的愿望从来都没有实现。  想哭...

你好吗?我很好,你呢?

那些青涩年少时的懵懂爱恋是一杯陈年美酒,历久弥香,任时光流逝,耽美的记忆是我们一生的回味。------题记  曾经,天真的以为,我已经把你淡忘,把对你青涩年华时期的爱恋尘封在记忆的角落。  莫名的某天,望着熟悉的陌生人,我却情不自禁把你想起。  不由自主的问候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