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心恨谁,纷飞泪倾城

我用冰冷的指尖,在你的手心里轻轻写下依赖。我相信了你编写的童话,自己就成了童话中幽蓝的花。---文:篱落疏疏    凋残的是花谢的美,落下的是破碎的泪,难赎的是前世的罪,给你倾城的温柔,恋我半世的流离。今生情缘不负相思引,繁花抖落离人泪。莫回首,痴痴逍遥只为君...

没有坟墓何处安放爱情

在这样静静的午后,一杯花茶,一本书,几曲自己喜欢的音乐,静静地看书,静静地听音乐,不断用文字大段大段告白,记载,行走匆匆间,时光早已遗忘了彼此的容颜,回忆总是隐藏在心底柔软深处。--文:篱落疏疏    喜欢听那些淡淡忧伤的曲子或者歌曲,似乎它们比较贴近生活中的...

你爱的人在看你么?(夏凉文学杯)

当你站在泰山之顶,只为求得日出一见;当大海已打湿你的裙摆,你还缠绵那日落一面。任高处之寒,受海风之凉,你还执迷不悟,爱那太阳!    你以为那日出,为你而升;你以为那落日,在与你缱绻。你以为你爱的那个人在看你,你活的那么累!    你每天为它的存在醒来;为与...

无奈的纠结

秋天的景色虽然很厚重,多彩的秋叶点缀着秋的韵味,然而秋的清凉和飘洒的落叶还是让人感觉到了秋的沧桑与悲凉,我的心也随之失落起来。  连日来我的心情非常压抑,心里就像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,让人透不过气来,需要长长的叹息才觉得舒服些。哎,面对我最好的朋友得了致命的癌症...

初寒天,登晚亭

我又一次从河南赶到合肥,在合肥作短暂的停留,便驱车从合肥赶上皖江小城安庆了。一路来的奔波,我的千里迢迢重来的缘故是和朋友办理以前遗留的商务,朋友是初来。我每次重来都要住上一段日子。我对小城要说的是,只要曾经停留过有旧念的地方,怎能不是我的故乡呢? 我与朋友来...

一片落叶

秋天依旧这么迷人,可最先落下的那片树叶偏偏落在我的肩膀,我侧过身仔细端详:淡黄色的脸庞还透露着青色,是谁催你早起而忘记了梳妆?是谁摧毁了你绿色的闺房?瘦弱的身体轻飘飘的没有一丝重量,只有那些脉络格外清晰,是谁让你如此憔悴而消磨了心脏?是谁让你生气而血脉暴涨?歪...

青春 梦想(夏凉文学杯)

  青春梦想    风璃雨    青春,漫延。    梦想,悲伤。    在青春的河里,青春总是肆无忌惮的延伸,像疯草一样,四处侵略,带着快乐和悲伤,感染着人们。时而欢笑,时而悲伤,我们总是在黄昏的迷雾里迷失方向,然后在黑夜里清醒,找回自己。    那是多少个...

卢沟往事

忘记了是那年的夏天还是秋天,一个石匠带我来到无定河边。他告诉我,河边埋葬的白骨,有不少是闺中的梦里人,所以说,这里是一个思念弥漫的地方,而你前世思念的人,也会在这里出现。我却笑了,我前世在哪里我尚且不知,又如何知道前世思念的是谁?石匠却对我讲,当你遇见她的时候...

过去我死去的家

钥匙捅进门孔的声音在空无一人的房子里被放大,搬走许多必需品后空荡房间里一张大沙发尤为显眼。我呆坐在厅中间,气息是熟悉的,可是生活过的痕迹在一点点的抽离。母亲喊吃饭的声音、父亲讲电话的声音、电视的声音,正在一点点的隐去,好像有种我不曾活过在这里的感觉。    阳...

羊蹄坝

羊蹄坝不大,在地图上连个黑点都找不到,以至于人们完全把它忽略。它的确切位置在村南端的一条深沟中,沟中有水流,清冽甘甜,牛羊喜欢在这儿撒欢、嬉戏。原本这里并没有坝,而是一汪水草丰美的蜗居。紧挨沟两边的山峦在这儿猛紧一收,像是要扎住袋口似的,山峰在这里形成一个地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