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海茫茫我是我

我,名垠淦,大学文化。我历经干部、记者、编辑、企管人员生涯。在中青报、四川日报、华西都市报、成都商报、成都晚报、重庆早报、天府早报、蜀报、青年报、农村日报及中央、省、市电台刊(播)文章近千篇。文章登陆新华网、新浪网、四川新闻网等多家网站。有多篇新闻、文艺作品获...

我是那一缕走散了的炊烟

好久没有登录QQ了,不是不想,而是在逃避,逃避那可怕的孤独与寂寞。本已搭过话的寥寥两三个人,头像也不亮了,也不知在忙些什么。本就不多的好友列表里,死一般的寂静。群里也是,貌似都在隐身,亦或是根本也都是些在装死的人,我掐掐自己,有知觉很疼,好像还活着。  阳台上...

走不进你的世界,我只能离开

我等你,可是现在我连等的资格都没有了,对不起,打扰了。人生就像一场舞会,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却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。这世上最累的事情,莫过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心碎了,还得自己动手把它粘起来。我真的喜欢你,闭上眼,以为我能忘记,但流下的眼泪,却没有骗到自己。我承认,我...

青春祭

我有时候曾想,褪色的青春可否依旧?    这两个字眼让多少人为之神往,令多少男女为之心跳;但于我来说,步入人生不惑之河的跋涉者,已经是个极为奢侈的词语了。我曾伤感地面对落花,心中默默为花蕊的缤纷飘零而泣红;为花瓣的鲜艳被风吹雨打心存怜悯;为叶之肤绿发几声喟叹和...

染指流年

窜上康庄小区的天桥,一股莫名奇妙的冷落涌上心头,人易留恋,心亦思念。冬早己至,秋己然去,冷风袭来,侵入我单薄的外套直刺向早以已降至冰点的肌肤。举目四望,满园萧条,肃杀的气息突破生命的顽强越向蓬头散发的垂柳,飘雪般整日纷扬不息,落向齐排的乒乓球球案。回首昨日,宛...

梦中情殇

天空中朦朦胧胧的下着春的细雨,我与你牵手相依漫步在雨中,雨水温柔的将你我包围,路边呼啸而过的汽车,为我们共同协奏出一曲《爱的恋歌》……这所有的一切,仿佛都是为我们准备,这是属于我们的爱情季节。    我们游走于城市的边缘。钢筋水泥的建筑,花红草绿的公园,熙熙攘...

忧伤的旋律,静静的流淌在这微冷的风中

今年吉林的冬天不是很冷,雪也下的很少,只有清冷的风仍在不知趣的曼舞,柔情的把行人的脸谱上微红,原野上失去了往年茫茫的洁白,到处都裸露着黑白相间的斑驳,杨树林中残留着依恋的叶子,在随着凄清的风儿抖动,诉说她的不舍,祈求着生命的永恒。    冰封的鱼塘也少有往年孩...

几天?爱情?

时间过去几天?时间还剩几天?  我已不见你几天?几天后我又可以见你?  我躺在床上静的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。  有时,真的不想承认自己爱上一个人;  当真的爱上时,才会觉得,爱情是一味毒药。  心甘情愿服下,伤到吐血,依然不悔。  我有时不想面对自己爱上的是比...

520.香烟旅客

弥漫的清香  模糊的影  夏日的雨  击打的脸  陶醉的心  那人的寂寞  化一缕香烟缠绕你的思念  久违的感觉  浸透身心的悲凉  呼吸这熟悉  染白一片落寞惆怅  没有片刻的阻挡  游走身心,微凉  沉默在夏雨  拾起一地回忆  喜欢520的虚无缥缈  味...

清晨遥思

天微亮,小巧的麻雀站在窗棂上虔诚地呼唤黎明,呼唤太阳,那尖啸关闭梦的门扉,我不情愿地松开紧握你的手,你渐渐远去,模糊,消失在梦的粉色的尽头。手心里脸颊上你的体香尚存,是我的慰藉。紧握双手,把你留在手心里,藏在胸前。  刚下过雨的天,阴沉沉,湿漉漉,潮湿着一颗心...